現在國內關于戶用儲能的活動越來越多,有朋友奔著抓客戶、找市場的念頭去參加幾場,想從中尋到一絲市場契機,可是一圈下來大失所望。其實朋友的苦楚我們也能理解,筆者也經常看到有關于戶用儲能新聞的報道,但是真正去市場調研下去,雖然儲能項目總裝機量中國排前列僅次于美國,但是當下戶用儲能主要市場并不是在國內,而是在國外。

在國外?歐洲,美洲還是?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2019年、2020年這兩年的時間里哪些國家的戶用儲能市場是值得關注的。

這里主要有三個國家:美國、德國、澳大利亞。

其實看一個市場的情況,特別是以光伏、儲能為主的戶用市場,主要看這樣幾個方面:第一是補貼,第二是補貼時間,第三是光伏市場體量,在結合電費情況,就可以看出這個市場的潛力。

為何說這三個國家戶用儲能市場潛力大呢?

一、美國。

美國各州在電價方案、電力運營、儲能政策都是擁有相對自主的權。各個州可以根據自身特點針對性的儲能發展思路。2009年美國政府推出S.1091方案,稱之為《可再生與綠色能源存儲法案》,規范了電網側和戶用側儲能設備的投資稅收政策;隨后,2012年和2013年先后推出S.1845和S.195法案,在儲能投資信貸和稅收減免方面予以支持儲能建設。

另外美國的電費比較貴,以夏威夷的電價最為突出約1.7元/度。這么高昂的電價會促進使用戶選擇可再生能源+儲能的方式滿足電力需求。據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約有1.7%的家庭安裝了太陽能光伏系統,而這部分用戶將是戶用儲能的潛在發展用戶。

二、德國。

曾經德國的戶用光伏的發展讓世界矚目,因為對于光伏政策的大力支持,德國光伏市場迎來了安裝熱潮,也讓德國一躍登上世界光伏市場頂峰,坐上了頭把交椅。然而進階下來是補貼下降,直至微乎其微,趨于平價。市場地位也一落千丈,但是不打緊,2015年德國當局者推出了“Sonne Community”計劃,該計劃促使參與者將過剩的對電力存儲在儲能電池里。2016年3月1日起開始對光伏蓄電池最新的補貼,2018年底據數據顯示已經補貼了3000萬歐元。

而2019年這一激勵計劃仍在延續。

三、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具有豐富的光照條件,這也是的在過去的10幾年的時間澳大利亞戶用光伏市場迎來了一波又一波的輝煌時刻。也讓中國制造企業從中分得了一杯羹。

推動戶用儲能澳大利亞采用的舉措和過去的支持戶用光伏的政策差不多,給補貼,讓用戶拿到實惠,調動用戶的積極性。2016年12月31日第一輪的光伏補貼過期。圍繞光伏+儲能的補貼政策一直讓行業期待了很久,知道阿德萊德打破僵局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個針對光伏與儲能的補貼機制。

補貼面是以住宅、學校、社區用戶安裝光伏+儲能系統為對象,最高可以拿到5000澳元的補貼,補貼的多少是根據項目的大小來計算。

相比之下,澳洲的居民用戶安裝光伏的體量要遠高于美國,澳洲達到27%,所以說未來這27%的用戶就是市場的目標與方向。并且澳大利亞當局也在努力驅動儲能成本的下降,力將電池儲能普及到千家萬戶,目的是希望2030年前實現90%的可再生能源發電率的目標。

所以說,澳大利亞市場是戶用儲能市場主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