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本是我和李仙壽先生(編者注:李仙壽系昱輝陽光董事長,中國光伏業傳奇人物;其弟李仙德系另一家光伏上市公司晶科能源董事長)討論過程中的隨筆,不曾想引起了大家的關注和討論。

再經《智匯光伏》創始人王淑娟老師梳理與重新編輯后二度于此發布。筆者在此澄清,本文要表達的核心思想和邏輯關系為:

●2018年由于中國的補貼下降、美國201雙反、日本FIT補貼政策下調等因素的影響,全球光伏市場需求放緩。

●鑒于此,上游光伏制造行業將迎來一次較大洗牌;與2012年情況類似,此次洗牌過后每瓦光伏裝機成本大幅下滑,使光伏行業進入平價上網的大周期。

●在資源條件較好的地區,光伏電力,甚至可以成為當地最為廉價的能源(目前國際最低的光伏電價已經達到1.786美分/kWh,折合人民幣0.12元/kWh)。

●由于迎來平價上網,光伏行業將不再受到補貼政策的劇烈影響,行業發展將趨于穩定;此時,光伏行業將產生真正龍頭老大企業。

●平價上網之后,光伏行業的體量與現狀是數量級的差異,龍頭老大企業將具備千億市值的潛力。

對于明年光伏行業大趨勢,本人有以下預判。

一、硅料環節:價格戰會十分慘烈

1、硅料擴產嚴重但需求降低。

2018年50微米的金剛線將會成為主流,出片數量會進一步提升,單位數量的硅片對硅料的需求會大幅減少,僅僅40吉瓦多晶硅片金剛線改造就會使得上游硅料需求減少4萬噸以上。

而且單晶硅片同等功率對硅料需求會更少。

因此,單晶硅片替代多晶硅片的產業歷史潮流會更進一步減少硅料的需求。

2018年硅料至少新增11.5萬噸產能。

包括:東方希望1.5萬噸的硅料產能釋放,保利協鑫將會在新疆新增4萬噸的硅料產能,通威股份在樂山的2.5萬噸產能也將在2018下半年投產,在包頭會有2.5萬噸的產能。

根據我們調研得到的數據是實際硅料產量將會是銘牌產量的120%,所以通威股份樂山和包頭合計5萬噸的硅料銘牌產能對應實際產量是6萬噸。

2、明年硅料價格戰十分慘烈。

我依舊堅信我的判斷,明年硅料價格會出現十分慘烈的價格戰。原因如下:

由于硅料新增產能巨大,而明年硅料需求會明顯向下。

同時,各家成本更低。

以通威股份為例,一千克硅料全流程電耗約為60度,成本控制極其優秀,根據2017年半年報的數據通威股份1噸硅料全成本5.7萬元,通威股份2017年三季度完成了產線升級改造,預計成本會進一步降低,新的產能成本甚至有可能在5萬元以內。

明年每千克硅料價格最晚在三季度的時候會下滑至85元每千克。但是很多朋友不相信,我依舊維持這一判斷,等待明年市場環境作見證吧。

二、硅片環節:金剛線普及,產能過剩嚴重,單晶或占60%市場

1、技術革新實現降本增產

金剛線切割改造以后,整個硅片端的產能立刻提升25%。

就以多晶硅片的行業龍頭保利協鑫為例,預估他金剛線切割改造完畢以后,硅片產能就會達到25GW。

2、單晶硅片的技術路線替代可能已經來臨

從產能布局上看,今年有兩大巨頭擴產極為瘋狂,一個是隆基股份(601012),另一個是中環股份(002129),這兩家公司都在A股上市,近幾年各有兩輪定向增發,增發額度都不小。

光伏行業的各家公司當中,隆基股份和中環股份是資本實力最強的兩家,隆基的凈資產約為110億,中環的凈資產在注入國電光伏和定向增發完成以后,凈資產會達到120億。

而這兩家巨頭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單晶硅片的技術路線。

預計2018年8月份,隆基股份最后一間工廠建設完畢,產能達到25吉瓦,中環股份我先前預估是22吉瓦;但根據最近的公報來看,再過三個季度,中環股份的單晶硅片產能就會達到23吉瓦。

再加上晶科能源的5.5吉瓦,晶澳太陽能到3.5吉瓦,明年僅單晶硅片巨頭的產能就會輕松突破60吉瓦。

如果明年,整個光伏組件的需求保持穩定,甚至略有下滑的話,那么單晶組件的占比會輕松突破60%。

3、硅片產能將嚴重過剩

單晶硅片產能瘋狂擴產,多晶硅片在金剛線切割改造以后,產能又整體提升25%,整體來看硅片產能,嚴重過剩。

明年多晶硅片的廠家將會以現金成本打價格戰,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而那些沒有來得及改造的砂漿切割產能,將永久性的退出歷史舞臺。

由于單晶硅片產能極其巨大,就算那些完成金剛線切割改造的多晶硅片產能,明年都面臨生存之戰。

三、組件環節:高效成為主流,價格下降快

1、300W+高效組件將成為主流

由于明年硅料價格將會出現大幅下滑,硅片由于產能過剩,也會出現價格戰。

而在組件功率環節,由于一系列全新技術疊加和單晶技術路線成為主流。

明年組件的功率將會來到300瓦以上,明年的雙面發電組件和單軸跟蹤組件的疊加下,光伏發電成本會大幅下滑,所以雖然我預期明年光伏產業上游會出現慘烈價格戰。

但這場價格戰對全行業是莫大的好事,長期看,光伏將會迎來平價上網的大周期,這個周期的到來比任何人想象的要快。

2、輔材價格下降

金剛線,光伏玻璃,EVA膜,組串式逆變器當前毛利率都很高,普遍高于30%。

在制造業行業,這樣的高毛利是不合理的。

他們有極大的降價空間,如果他們的價格也能下來的話,會更進一步促進光伏產業的平價上網。

3、組件價格大幅下降

明年的光伏行業由于中國補貼降低,美國201雙反,以及日本FIT補貼下調會出現短期的不確定性。

由于這次不確定性的擾動,明年光伏產品的價格會有一次明顯的下滑。

低效產品快速被市場淘汰,組件主流功率會由2016年的265瓦快速提升至2018年的310瓦,既而進一步攤薄BOS成本。

超高效組件的出現和雙面雙玻技術的成熟必然引爆跟蹤軸系統的市場(因為超高效和雙面技術會有效攤銷跟蹤光伏支架的額外成本),如果說明年光伏產業有哪一個產業環節會獲得超額毛利的話,那一定就是賣跟蹤光伏支架的。

四、總結

對于2018年的大趨勢,本人判斷如下:

1、在中國補貼下調,美國201雙反,日本fit補貼政策繼續下滑的短期擾動下,明年光伏產品價格會出現顯著下滑且低效產能快速被市場淘汰。

根據測算,明年集中式地面電站的系統造價會來到五元以內,在印度這樣的人力成本極低,光伏組件價格不含稅的地區,1W系統的制造成本甚至會低于4元。

2、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區,光伏迎來平價上網,在一些光照條件較好的地區,光伏甚至有可能成為當地,最為廉價的能源應用形式,光伏電在2018年下半年將迎來平價上網的大周期。

3、由于2018年下半年以后,光伏可以在世界大部分地區實現平價上網,不再遭受補貼政策的擾動,2018年將會是整個光伏行業最后一次的成人禮,光伏的行業格局將會趨于穩定,將會出現長期平穩發展的勢頭。

2018年下半年以后很難再出現全行業大范圍虧損的慘狀,而且2018淘汰賽以后剩下的光伏巨頭將會成長為真正的千億級別的巨頭。

五、對于本文其他問題的解釋

美國人為了阻礙中國進步發展,做了很多好事。

比如為了限制中國航天發展,不讓中國人接觸國際空間站;比如為了不讓中國超算發展,限制奧巴馬政府限制向中國出口高性能計算卡。包括之前GT爐,都是限制出口的。

單晶以前小,幾GW倒也無傷大雅,但到50個GW以上后,就難說了。中國大力發展IC產業,必然對高純石英有極大依賴,美國人在卡中國IC產業的時候,捎帶著光伏用石英砂也會受影響,這個是單晶路線最大的不確定性。

答:上游的原材料供應確實存在風險。而且現在單晶占比越來越高,上游原材料商坐地起價的現象已經出現了。有些上游的原材料漲價已經超過百分之一百。

國內的廠商也有應對之策,隆基股份是其中的優秀典范。

隆基股份在很多年前開始就努力的培養自己的供應商體系。扶持國內的供應商,對于那些國內供應商無法提供的原材料,隆基股份選擇和上游供應商簽訂合約協議,保障原材料的供應,鎖定原材料供應的價格。

誠然,當前上游有些原材料,我們不能自給自足,但是隨著單晶硅技術路線成為主流,中國的市場需求越來越大,相信不久的將來上游自主的供應商將會推出有競爭實力的產品進而完全擺脫上述憂慮。

問:目前看,不管啥工藝,電池表面的玻璃和背板邊框,都是不可或缺的,那是不是不論鈣鈦礦電池還是啥技術,打底成本每瓦就要1元錢,如果組件2元,發展其他技術是不是沒大意思呢?

答:.如果說晶硅組件價格下滑到兩元錢,是不是沒有發展其他技術路線的必要了?我看不是這樣子的。

晶硅電池太脆,形狀固定,這一天然特性制約了它的應用場景。

所以無論晶硅光伏電池多么便宜,其它的電池技術路線都有存在的空間和發展的必要。

比如說墻面上,車頂上,自行車車身上。這些不規則的形狀上,只能應用薄膜電池。

另外未來晶硅光伏電池可能走向HIJ的技術路線。

這一技術路線,允許其光伏電池表面覆蓋一層薄膜,進而進一步提升發電效率。

這個角度看,晶硅技術路線和薄膜技術路線是相輔相成的關系,而不是你死我活的關系。

所以即便晶硅組件最便宜,發展其他電池類型,發展其他技術路線都是十分有必要的。